请输入关键字
请您扫上方二维码进行参观预约
领票时需向工作人员提供预约人的有效证件及预约号。逾期不领则视为放弃预约。逾期不领则视为放弃预约。逾期不领则视为放弃预约。免费参观票当日有效,过期作废。
参观
预约
联系
我们
0531-85058201
官方
微博
官方
微信
官方
抖音
En
吴昌硕玉兰图轴

吴昌硕玉兰图轴    纸本,纵117厘米,横34厘米,款识:吴俊卿,钤印:昌硕(白文)。

图绘玉兰花蓬勃而开的景致,枝挺花茂。其花枝用浓墨点画,气势连贯。淡墨细笔勾花,浓墨点花蕊。除了花和枝,再无旁物,凸显幽兰的飘逸,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远风如洗,不起一丝涟漪,象征着洒脱冷峻、洁身自好的君子。全画笔法清新灵活,工与写、浓与淡、疏与密,安排得恰到好处。兰、枝以金石篆籀的笔法入画,浑厚老辣的笔墨融入简率疏野的写意花卉画格之中,营造出“豪放而馨香”的绮丽效果。此画信手写出,直抒胸臆,用磅礴的气势,以强烈的主观情感,随意挥洒,使笔下功夫的玉兰流畅传神,将花卉水墨写意推向一个高峰。吴昌硕深厚的书法功底,不仅渗透在画中,而且体现在画右上方的自题诗中,苍劲有力的行书,如龙行蛇游,刚柔相济。题画诗写道:“风过影玲珑,帘开雪未融。色疑来蜀后,光欲夺蟾宫。不夜云归晚,无瑕玉铸工。青莲青莲失真计,贪赋鼠姑红。待秋世讲。”此诗赞扬了玉兰的淡然之美,这是纯素的质朴之美,是人间之致美。只有人的心境恬淡,才能表现作品之“淡”。吴昌硕三十岁离家前往杭州拜学者、文学家俞樾为师,写诗作文突飞猛进。他的题画诗充满诗情,直抒胸臆,雅俗共赏,和画、书、印配合得水乳交融。此幅当属诗书画有机结合的佳作。

从题诗中可知,吴昌硕此画赠予吴待秋。吴待秋与吴湖帆、吴子深、冯超然合称“三吴一冯”,与吴子深、吴湖帆、吴观岱称为“江南四吴”又与赵叔孺、吴湖帆、冯超然同誉为“海上四大家”。

吴昌硕(1844—1927),浙江安吉人,从小喜爱艺术,十四岁就开始奏刀刻印,受父亲指点,后锲而不舍,发奋蹈厉,虚心学习,历时七十年之久,终成正果。1913年,70岁的吴昌硕任杭州西泠印社第一任社长。他在23岁后刻苦学习名家书法后,专工篆书。特别是石鼓文,下了很深的功夫,“曾读百汉碑,曾抱十石鼓”,达到了登峰造极,定于一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