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科研平台文物考古与科技保护
东亚最早的牙璋—山东龙山式牙璋初论
[发布时间:2014-08-19]

邓聪(香港中文大学)

栾丰实、王强(山东大学)

   

一、前言

 

    东亚地区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青铜时代阶段,流行一种极为重要的玉礼器,学术界曾将之称为牙璋、玉璋或者刀形端刃器等。其中目前最常用,仍以牙璋的命名为多,从其体积之巨大、形制之精巧、流传跨度之久远、分布范围之袤广,可说是中国史前最具代表性的玉器之一。三代以后,牙璋被誉为夏王朝核心的礼器,延續到商代影响更远及东南亚中南半岛的红河流域。

    近年有关牙璋的起源、牙璋的特征、使用方式、制作工艺、流传途径等一系列问题,学界的研究碩果累累。然而,對牙璋起源方面,就有山东[i]、陕北[ii]、中原[iii]等不同的意见,众说纷纭。本文旨在對山东新石器时代晚期出土的七件牙璋,進行技术结构分析,初步讨论牙璋的技术的变化。從山东史前牙璋技術特征的识别,尝试对山东龍山式牙璋重新的界定。

    由于山东龙山式牙璋分布,已从黄河中下游跨长江、珠江以至越南北部。本文从东亚角度对山东式牙璋的分布,初步分析。我们認為新石器时代晚期,山东是东亚地区牙璋最早的起源地。今後在牙璋年代上限的探索,尚有待更多考古学的发现。目前就牙璋的技术特征分析,据牙璋本身如何研究方法上的探索,也有重要的意义。本文也可以说是此方面一次初步尝试。

    有关牙璋论述,不同时期的牙璋,形态上明显有很大的变化。这里尝试以山东海阳司马台玉牙璋为标式的标本,本文中对龙山式牙璋各部位敘述,均以此为根据。(图一)牙璋从由上而下,分本体、扉牙和柄部三部份,端刃依歧尖的高低,分为长短尖,偏刃的一方,可以作牙璋正面,扉牙以下为柄部,大部分有柄孔。扉牙按其特征不同,分为连齿式、单齿式两大类,再按特征變化细分。牙璋各部位描述和测量,均以标式标本所示方式为參考。本文中山东牙璋各种测量数据,是按照片上的標尺测定。

 

 图一  山东海阳司马台牙璋部位及测量模式

  

 二、山东各地出土牙璋概况

  

    山东地区从四处遗址出土共八件牙璋,简略发现经过和年代推定如下(图二)。

 

图二  山东龙山式牙璋出土遗址

 

    (一)沂南罗圈峪村[iv]

    19887月村民建房使用炸药清除山石,在丘陵缓坡地石缝宽约20厘米,深50厘米处,从填土中发现玉石器共16件之多,包括牙璋4件、镯1件、矛1件、铲1件、锛8件、凿1件。从发现遗物的组合来说,埋藏玉石器可能是一处祭祀的遗存。原报告中报导,玉器仅有镯(YL:1)和锛(YL:2)两件玉器,其余均为石器。按笔者观察,其中一些牙璋材质是否软玉,尚需进一步科学的鉴证。2005530日笔者直接观察此處出土的牙璋。当时这四件牙璋尚未用石膏修复。YL:10YL:11横断都可能是新的断口,而YL:12柄部上端明显也見新断口。因此,YL:10YL:11YL:12三件牙璋在埋藏遗存中,原来應該是完整的。估计村民发掘牙璋期间弄断的。从三件基本完整牙璋重器共存关系,可以看到此处遗存的重要意义。牙璋YL:13仅存柄部的一段,也可能是新的断裂。

    另一件玉镯YL:1呈黄褐斑,直径5.4、孔径4.6、高2.8、壁厚0.4-0.6厘米。玉镯外沿略显亚腰形。同樣花厅大汶口文化M18:8、三里河大汶口文化晚期M279:14两件的玉镯,均形态比较接近。尤其YL:1M18:8玉镯两者的大小高度,基本相同。后者年代被定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之间。从现今罗圈峪出土玉石器整体风格判断,遺址年代上限可以到大汶口文化的晚期,即距今5000-4600年前阶段。

    (二)临沂大范庄[v]

    1977年冬,农民平整土地发现2件牙璋,出土情况不详。19731977两年度在大范庄遗址首进行发掘,清理出二十余座大汶口文化晚期的墓葬。大范庄出土文物相当丰富,包括石器玉器和骨器等。其中玉器除牙璋外,尚有玉钺两件:LD:206青绿色玉,平面呈长方形,长15.8、宽8、厚0.2厘米;LLD:117,黑绿色玉,长5.6、刃宽9.8、厚1厘米。据现场调查,学者推測1977年冬平整土地发现的牙璋,其年代与墓葬接近。大范庄包涵牙璋的遗存,年代上可确定在大汶口文化末期至龙山文化前期,绝对年代在距今4700-4300年前。

    (三)五莲上万家沟北岭[vi]

    1986年农民于遗址上开荒造田时,发现一件完整玉璋,是否有共存遗物不详。此遗址地貌与罗圈峪的比较接近。在遗址数公里范围内,发现过几处大汶口及龙山文化的遗址。最近一处龙山文化遗址,位于其东南方向2.5公里的岳疃村。学者從现场考察后,推论此牙璋年代应属于龙山文化时期。

    (四)海阳司马台遗址[vii]

    1979年农民在农田改造中,在遗址深1.2米处发现一件深绿色玉璋,同出土的还有牙璧和有领玉环和陶罐。据分析,此陶罐是属于龙山文化。牙璧的形制与龙山时期相同。司马台遗址的龙山文化遗存均为前期阶段,故牙璋年代为距今4600-4300年前。

    以上四处遗址均出土玉石牙璋,在年代上罗圈峪和大范庄较早,上万家沟和司马台略晚。这四者出土牙璋上形制和特征的变化,耐人寻味。


三、山东牙璋技术结构

 

    山東出土七件完整史前牙璋,按牙璋顏色、本體、扉牙、柄部等,分別列表叙述。

表一  山東龍山式牙璋技術形態分析

牙璋编号

颜色

本体

扉牙

柄部

整体

两侧

端刃

罗圈峪村YL:10

 

青黄色

两侧收束亚腰状,中部微窄

外凸弧刃,刃沿可见后来多次研磨加工,或原有歧尖,中锋

列齿式扉牙:连体双齿突,两齿尖间有下陷

上端靠中间有细孔,柄孔单面钻穿,柄部与本体宽度相约,底部平直

估计经长期使用,歧尖部分破损后,刃部再生研磨,工整简朴

 罗圈峪村YL:11

深褐色

两侧收束明显,中部最窄

器身端刃處最宽,两尖高度相约,形成浅内弧刃,刃沿有小破裂面,中锋

单齿式扉牙:单齿马鞍型,两侧齿位置不对称,齿身向柄部倾斜明显,状如倒刺,可称为倒刺单齿马鞍型扉牙

上端中央有细孔,柄孔单面钻穿,柄部收窄,底部侧斜抹

端刃部宽大,很明显端刃为此玉器的重心。端刃有较多明显小破裂面,刃部使用频繁,全体形制灵巧,线条流畅。

 

牙璋编号

颜色

本体

扉牙

柄部

整体

两侧

端刃

罗圈峪村YL:12

深褐色

两侧收束明显,中部最窄

端刃处最宽,形成浅内弧刃,两尖高度相约,刃沿有破裂面,偏锋

列齿式扉牙:由大小两齿组合而成,上端小齿呈尖状突起,下端大齿顶端已残缺,估计是马鞍型

上端中央有细孔,柄孔大小相若柄部略窄,底部平直

形制与YL:11相近,同样于端刃沿可见明显的小破裂面,可能是使用痕。器身长达30厘米,是早期牙璋中较大型器物

大范庄LD:211

绿带褐色玉

两侧收束亚腰状,中部最窄

端刃处最宽,一端尖残断,两尖高度相差不大,浅内弧刃,刃沿有小破裂面,偏锋

列齿式扉牙:连体并排四个小齿,均不发达,齿的大小相约,上下两列齿基本对应

上端中央有细孔,柄孔单面钻穿,柄部较窄,底缘斜抹。

表面抛光已黯然无光,似火烧过,出土时断裂为多块碎片

 

 


 

牙璋编号

颜色

本体

扉牙

柄部

整体

两侧

端刃

大范庄L:211

灰白色玉

本体与柄部侧沿呈一体,两侧略收束亚腰,接近中部为最窄

端刃最宽,一端尖略残断,两尖高度相差明显,浅内弧刃,刃沿有小破裂面,中锋

单齿式扉牙,单齿型台面平整,两侧齿位置不对称,齿身向柄部略倾斜,状如倒刺,可称倒刺单齿型扉牙

上端靠中间有细孔,柄孔两面大小相约,底部角位斜抹

器体两侧边沿厚,中轴处稍薄,器表不平,估计是由调整对向切断面截痕而产生,是精致制作的一种工艺

五莲上万家沟北岭牙璋

褐灰色带绿色斑

两侧收束明显,中部最窄

两尖高度相约,内弧刃较深,刃沿可见小破裂面,偏锋

扉牙部最宽,单齿式扉牙:单齿马鞍型,两侧齿位置不对称,齿身向柄部倾斜明显,状如倒刺

上端靠中间有细孔,柄孔两面大小相约,底部略斜抹

因为牙宽为器身最宽处,刃部就显得较窄,全体瘦长,线条流畅,是山东地区目前发现最宏伟的牙璋

 


 

牙璋编号

颜色

本体

扉牙

柄部

整体

两侧

端刃

司马台遗址牙璋

深绿色

两侧收束明显,中部往下處最窄

端刃为最宽,两尖高度相差明显,刃沿有小破裂面,偏锋

单齿式扉牙,单齿马鞍型,两侧齿位置不对称,齿身向柄部倾斜明显,状如倒刺

上端中央有细孔,柄孔单面钻穿,柄部平直,没有收窄,底部一端残缺

玉的颜色和质量均十分精美,尤其深绿色中在透光情况下,更有黄绿感觉,是兴隆洼、红山以来玉器最主流的色调。制作极精致,规模宏大,是史前玉器精品

 

 

表二:山東龍山式牙璋屬性表

牙璋編號

(cm)

(cm)

端刃部

中宽(cm)

牙宽(cm)

柄宽(cm)

刃宽(cm)

刃深(cm)

罗圈峪村YL:10

24.8

0.6-1

7.2

 

6.45

7.7

6.4

罗圈峪村YL:11

25.8

0.4-0.8

6.1

0.8

5.2(折断)

5.5

3.2

罗圈峪村YL:12

30.8

0.4-0.6

7.2

0.7

5.7

6.6

4.6

大范庄LD:210

32.9

0.6-1.4

9.9

2.2

6.45

9.2

6.2

大范庄L:211

27.5

0.6-1.0

8

0.9

8.5

6.2

5.9

五莲上万家沟北岭牙璋

33.5

0.4-0.6

5.3

1.6

4.3

6.8

5.3

司马台遗址牙璋

27.5

0.4-0.5

7.6

1.9

5.3

6.9

4.4

 


四、山东早、晚期牙璋技术变化

 

    按现今所见山东内外出土牙璋,可以分早晚两组别讨论。早期以罗圈峪、大范庄为代表,晚期则为上万家沟和司马台。(表三)以下从牙璋技术特征分别讨论。

 

表三  山东龙山式早期至晚期牙璋

 

 

图三  罗圈峪YL:10

  

 图四  山东大汶口文化周河遗址牙璧扉牙

 

    罗圈峪村出土四件牙璋,一件仅残余柄部。其余YL:101112三者同时共存。三者制作年代上,可能存在差别。从牙璋整体风格而言,可细分AYL:10BYL:1112两组。

    AYL:10,牙璋所显示原始性质较多。YL:10端刃经刃部再生,不能否定原来歧尖的存在。此器体两侧的本体与柄部,收束明显。扉牙(图三)与大汶口文化如周河遗址玉牙璧比较相似,也頗為常见,并不具备牙璋自身牙饰的特征(图四)。反观BYL:1112两件牙璋,均端刃處明显为牙璋最宽部分。如此在制作阶段,长方形素材较宽阔的一面,应该就是预留作为牙璋端刃的位置。两牙璋刃深均较浅,单齿和列齿两种牙饰,同时存在,不对称倒刺状大小两齿配合的出现,更值得注意。可以说,YL:1112牙璋玉器上的各种特征,均已是十分成熟,单齿与列齿組合,更是後來牙璋常见的特征。从AB两组牙璋分析考虑,YL:10可能更接近原始牙璋的原型。

    早期后段代表大范庄两件牙璋形态差别较大。L:211灰白色牙璋與罗圈峪YL10牙璋風格上比较接近。此牙璋刃深非常浅,反映早期牙璋特色之一。至于连体并排的列齿式,為目前山东牙璋中所仅见,别具特色。

    大范庄牙璋LD:210是軟玉制牙璋,十分精緻。制作者为了磨去牙璋原素材对向片解的切割痕,不惜把器部中央的厚度过度减薄,可見制作之严谨和技术的高超。这件牙璋从大型玉材切割以至制作工艺的精確,是龙山式牙璋中杰出之作。

    山东晚期牙璋以上万家沟和司马台牙璋为代表。上万家沟牙璋是否为软玉,有待鉴定。司马台牙璋碧绿色软玉的玉器,是山东牙璋中玉质和颜色上最优美的玉器,大范庄L:210玉牙璋或者可以与之嫓美。但前者玉料颜色更具吸引力无疑。上万家沟和司马台两者牙璋特征上,有较多的共性。这包括:①牙璋的刃深方面明显倍增;②两者的扉牙饰均为不对称倒刺状单齿马鞍型;③牙璋长度也增长了数公分之多。

    另一方面,上万家沟牙璋最宽位置是在牙宽的位置。这样在牙璋长方形素材使用方式上,很可能要把素材较宽的一面,作為扉牙和柄部的制作。如此,牙璋呈现端刃口一端较窄的瘦长型牙璋。相反,司马台牙璋最宽处是端刃部,呈现出长宽型牙璋的特色。上万家沟牙璋是在山东唯一瘦长型牙璋的代表。

    另外,司马台牙璋的一面柄部以至本体下部,有一条纵向锯片切割痕迹,并有较大劈裂的破裂面痕迹,是玉料对向素材片解的痕迹,可见对玉料制作技术的精湛。

    总之,山东牙璋早晚期技術型態上特征,有以下两点:

    1、前期牙璋:多为石质,长度较短,刃深较浅,歧尖差异不明显,牙璋扉牙变化明显。

    2、后期牙璋:多为玉质,长度有明显增长,刃深倍增,歧尖高低差异颇大,而牙璋扉牙特征较统一。

    当然以上认识,仅是目前资料上的一种解释,有待修正。

    综合龙山式牙璋整体的特色,如玉石材兼用外,早期龙山式牙璋,已十分成熟。牙璋柄与本体形制,宽窄两种形式已存在,刃深一般都在一厘米以下。扉牙方面,连齿与单齿式、倒刺状等,均相当成熟典型。到了晚期牙璋则以单齿式为主,器形变得更大,刃深倍增。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预见,更原始的牙璋,很可能在大汶口文化晚期中已经出现。

 

五、余论

  

    山东龙山式牙璋在东亚地区有着广泛的分布。

    1、黄河流域

    西北地区以陕西和甘肃,出土相当多典型的龙山式牙璋。戴应新在石峁采集30多件牙璋中,包含了大量龙山式牙璋,详细对比有待日后的工作。无论器物大小和风格来说,石峁出土牙璋中如SSY3SSY2与山东大范庄L:211和司马台的牙璋均比较接近。石峁SSY3SSY5牙璋与上万家沟的牙璋相当一致。如此,瘦长和长宽式龙山牙璋都在石峁中有充分反映。两地之间龙山式牙璋的长度、扉牙等各方面,均有着惊人的相似。司马台般碧绿颜色软玉的牙璋,在石峁中卻未有看到。山东龙山式牙璋中,罗圈峪YL:10YL:12两种连齿式的扉牙,都没有在石峁的牙璋中出现過。陶寺遗址没有發現过牙璋,这可能当时龙山式牙璋,還没有扩散到山西南部。石峁牙璋只承载山东龙山式晚期牙璋的特色,缺少早期牙璋的因素。当然,众所周知,石峁牙璋晚期可能已到夏代早期或者更晚的阶段。

    另一處河南省花地嘴遗址先后发现两件牙璋。2003年在T17H40:1灰坑发现的牙璋,器体通长30公分,墨玉制作。此件牙璋与大范庄LD:211两者比较相似,两者扉牙,均由列齿54个齿尖組合,不同之处是大范庄LD:211列齿分两组前后相间(图四),花地嘴H40:1牙璋牙尖由高而低倾斜排列(图五)。 [viii]

 

图四  大范庄LD:211牙璋列齿式扉牙

 

 图五  花地嘴H40:1牙璋列齿式扉牙

 

    花地嘴牙璋的年代处于二里头文化早期的阶段,应晚于大范庄的牙璋。

    黄河流域淅川下王岗遗址出土牙璋T23A:29,残长有8.9公分,僅剩下牙璋本体下部和柄。此牙璋扉牙为单齿式,具体细节因未直接观察实物,难以评述。但此牙璋具有山东式龙山牙璋的一些特征。至于其年代,被认为二里头文化中的晚期阶段。 [ix]

    陕西省商洛市东南东龙山遗址墓葬M83曾出土一件牙璋,牙璋墨玉质,长27.6公分,形制上与山东上万家沟的牙璋比较接近。从以上所见,黄河流域中上游现今几处出土的龙山式牙璋,主要反映了山东龙山式晚期阶段牙璋的风格,其中尤以司马台长宽型风格的牙璋,最為普遍。 [x]

    2、长江流域

    长江上游四川盆地中,目前未发现龙山式牙璋。长江中游,湖北汪家屋场[xi]和湖南桅岗[xii]均出土过山东龙山式牙璋。湖北汪家屋场一件牙璋端刃残缺,长41厘米,扉牙形式和山东龙山式牙璋并不相似。另一件牙璋长35.6厘米,扉牙部单齿式,呈兽头饰扉牙,宽深端刃等,并不是山东龙山式牙璋的特征,更多是具有石峁方面牙璋的特色。

    湖南西北石门桅岗,1985年发现两件完整玉器,其中M80:1牙璋长19公分,端刃残缺,刃部为牙璋最宽處,扉牙为单齿式,具有山东龙山式牙璋的风格。

    3、珠江流域

    珠江方面,香港大屿岛东湾遗址曾出土一件牙璋,长31.1公分,两侧可见单齿式扉牙,端刃部为平刃,是否为再生刃部,无法判断,[xiii]此牙璋从长度、形制和扉牙特色,仍保持明显龙山式牙璋,是现今中国境内所知龙山式牙璋分布最南的一处,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4、红河流域

    近年龙山式牙璋在越南北部也有发现。1994年越南考古学者何文瑨在香港中文大学的牙璋国际会议中,公布冯原与Xom Ren各出土两对牙璋。[xiv] Xom Ren的一件牙璋长32公分,扉牙是单齿型,齿的台面上有沟槽刻纹和龙山式牙璋单齿马鞍型扉牙相似。然而Xom Ren此牙璋侧沿有纵刻线纹,又是黄河流域如望京樓牙璋的特色,故此牙璋混合有龙山及二里头文化两者牙璋的风格。

    另一件冯原牙璋长24公分,端刃残缺,再生刃部经研磨,扉牙单齿台面平整,是龙山式牙璋的风格,但两扉牙间刻有网狀斜格紋,呈现二里头牙璋的风格。

  

图六  山东龙山式牙璋分布

 

    从山东式龙山牙璋分布来看,甘肃、陕西、河南以至山东地区,均是其浓密分布范围,很可能在山东龙山式牙璋的早期后段,牙璋已向外不断扩散,由东向西扩散至西北地域。[xv]

    據報2013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石峁遗址曾发掘出土夏代早期的牙璋,甚引人注目,然而目前资料看来,西北地區尚未发现過早于公元前2000年前的牙璋。山东牙璋顺黄河流域逆流而上扩散軌跡,是比较清晰的。长江流域上游目前未发现龙山式牙璋。越南北部龙山式牙璋与二里头文化风格牙璋,一同共存出土。四川方面同样的发现,指日可望。

    东南方面,湖南以至香港地区可见山东龙山式牙璋散發的分布。很可能是夏商階段向南方的传播。也就是說龙山式牙璋的一些变体,其在东南部延续可以一直延到商代的早期。

    山东龙山牙璋对二里头文化的牙璋,有着重要的影响,虽然两者之间并不是直接传播的关系。二里头文化特别是第三期以后,牙璋突然出現的巨大化、龙化的特征,逐漸成为夏王朝玉器中最宏伟的礼器之一,相信与國家政治制度的发展相关。

    最后总结本文要旨有三点:

    1、山东龙山式牙璋,从年代和各種技术特征的組合,均反映了迄今所知东亚地区最早古老牙璋的特征。本文对于山东龙山式牙璋的技术形态变化,有了比较准确的认识。牙璋早、晚期长宽、扉牙、刃深和材质上也出现明显的变化。山东龙山式牙璋的年代横跨距今5000-4300年阶段,

    2、山东龙山式牙璋,成为理解其后各地牙璋来源的关键所在。如石峁、花地嘴等地所出现的牙璋,一般本体在30公分上下,扉牙为单齿、列齿等因素,都可以追溯到山东龙山式牙璋。

    3、山东龙山式牙璋早期的因素,包括玉石质混杂、体型较短小、浅刃和歧尖不发达。这些特征对于理解牙璋起源,有着重要的意义。欧、美、日博物馆所藏的流散牙璋,大部分是龙山文化晚期以至于二里头时期的牙璋。过去日本学者林巳奈夫重视牙璋发达的歧尖,主张牙璋来源于河姆渡文化的农耕工具骨铲,在学术界引起了广泛的认同。

    然而,山东龙山式早期牙璋如罗圈峪YL:10、大范庄LD:211一些较原始的牙璋,内弧刃极为平缓,和山东龙山文化中的端刃玉圭十分相似。罗圈峪YL:10的扉牙和大汶口文化牙璧的扉牙相近。我们认为,这些都显示了东亚地区较为原始牙璋的形态。原始牙璋与圭之间,可能存在密切的关系。牙璋起源于骨铲之说,有待商榷。

 

    后记:笔者有幸,蒙山东大学栾丰实教授的厚爱,先后在2005年和2013年两次访问山东大学,并陪同到各县市考察。其间在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山东省博物馆,以及沂南、五莲、临沂、海阳各地的博物馆、文管会中参观学习。山东地区考古学者郑同修先生、方辉先生、杨波先生、王永波先生、王青先生、于秋伟先生等,对在下之亲切指导,长铭五中。山东大学王强先生一同前往临沂、海阳考察,受教益匪浅。20139月,于河南郑州,幸蒙顾万发院长赐示花地嘴牙璋玉器,十分感激。谨此一并申谢。


 


[i]李学勤:〈试论牙璋及其文化背景〉,《南中国及邻近地区古文化研究》,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1994年,第5-8页。

    王永波〈关于刀形端刃器的几个问题〉,《故宫文物月刊》第135期,1994年。

    栾丰实:〈海岱地区史前祭祀遗存二题〉,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学刊——纪念良渚遗址发现七十周年学术研讨会文集》,科学出版社,2006年;又载刘国祥、邓聪主编《玉根国脉》,科学出版社,2011年6月。

[ii]张长寿:〈论神木出土的刀形端刃玉器〉,《南中国及邻近地区古文化研究》,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1994年,第59-64页。

    邓淑苹〈扑朔迷离话牙璋>,《故宫文物月刊》,1994年第135期。

[iii]孙庆伟:〈礼失求诸野——试论“牙璋”的源流与名称〉,《金鱼交辉——商周考古、艺术与文化论文集》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会议论文集之十三,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2013年11月,第467-508页。

    朱乃诚:〈时代巅峰,冰山一角——夏时期玉器一瞥〉,《玉魂国魄——玉器·玉文化·夏代中国文明展》,浙江古籍出版社2013年11月。

[iv]于秋伟、赵文俊:〈山东沂南县发现一组玉、石器〉,《考古》1998年第3期。

    于秋伟:〈山東沂南新發現的牙璋和玉器〉,《故宫文物月刊》1998年第179期。

[v]冯沂:〈山东临沂市大范庄调查〉,《华夏考古》2004年第1期。

    临沂文物组:〈山东临沂大范庄新石器时代墓葬的发掘〉,《考古》1975年第1期。

[vi]王永波〈关于刀形端刃器的几个问题〉,《故宫文物月刊》第135期,1994年。

[vii]烟台市文管会、海阳县博物馆〈山东海阳司马台遗址清理简报〉,《海岱考古》第1辑,山东大学出版社,1989年,第250-253页。

    王永波<关于刀形端刃器的几个问题〉,《故宫文物月刊》第135期,1994年。

[viii]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等:《河南巩义县花地嘴遗址“新砦期”遗存》,《考古》2005年第6期,第483-486页。

[ix]河南省文物研究所等编:《淅川下王岗》,第299页。

[x]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等《商洛东龙山》北京:科学出版社,2011年,第278页。

[xi]荆州博物馆《石家河文化玉器》,文物出版社,2008年

[xii]王文建等:〈石门县商时期遗存调查〉,《湖南考古辑刊》,第四集,第11页

[xiii]陈公哲:〈香港考古发掘〉,《考古学报》,1957年第4 期,第1-16页。

[xiv] Ha Van Tan : <Yazhang in Viet Nam>,《南中国及邻近地区古文化研究》,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1994年,第451-454页。

[xv]有关新石器时代黄河流域东西两面文化上的频繁交流,可以参考以下两篇文章:

    栾丰实:〈二里头遗址中的东方文化因素〉,《华夏考古》2006年第3期。

    栾丰实:〈试论仰韶时代东方与中原的关系〉,《考古》1996年第4期。

 

本站编辑:王玉娟

本站编辑:邓聪、栾丰实等
商品信息    |    下载中心     |     友情链接     |    留言联系
山东博物馆版权所有 鲁ICP备06021945  访问量:
预约电话:0531-85058201 | 咨询电话:0531-85058201/85058202 | 馆址:济南市经十路11899号(燕山立交桥东2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