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银雀山汉简
银雀山汉简
        集中大量出土兵书,有多部佚书及不见于史载的书籍
        1972年4月,山东省博物馆和临沂文物组在临沂银雀山发掘了两座西汉前期墓葬,两座墓均在岩石上开凿而成,没有墓道,为长方形的竖穴木棺椁墓,两墓相距0.5米,墓室结构基本相同,椁室为东西两侧。1号墓椁室东侧置棺,西侧为边箱,安放随葬器物;2号墓相反,西侧置棺,东侧为边箱。棺身外髹黑漆,里髹朱漆,棺椁木质坚硬。根据墓葬的风格特点、及出土的随葬物品的形制来看,两墓时代均为西汉早期。在1号墓边箱的北部、2号墓边箱南部靠近东壁处,发现简牍,旋即运往北京,由国家文物局组织专家进行了保护和整理,1976年运至山东省博物馆,保存至今。
        西汉早期。竹简7623枚,木牍5件,总数7628件。简牍长度:一号墓长简占绝大部分,简长27.6、宽0.5-0.9、厚0.1-0.2厘米,其长度相当于汉尺的一尺二寸;短简长约18、宽0.5厘米,相当于汉尺八寸;另外发现少量木牍,长约23厘米,相当于汉尺一尺。 二号墓整理出竹简32枚,简长69、宽1、厚0.2厘米,长度相当于汉尺三尺。现藏于山东博物馆。
        银雀山汉墓简牍写于公元前140~前118年(西汉文景时期至武帝初期),其内容包括四类书:一类是兵书,一类是论政论兵之书,一类是阴阳数术方技书,一类是其他古书。在这些文字资料中,一部分为佚书或首次发现的古籍:1.《孙膑兵法》(《齐孙子》)十六篇;2.《孙子兵法》(《吴孙子》)佚篇五篇;3.汉武帝《元光元年视日》;4.《地典》;5.唐勒、宋玉论驭赋;6.《守法守令》等十三篇;7.论政和论兵类五十篇;8.有关阴阳、时令、占候之书十二篇;9.相狗、作酱法等杂书。一部分为现在还有传本的古籍:1.《孙子兵法》十三篇;2.《尉缭子》五篇;3.《六韬》十四篇;4.《晏子》十六篇等。银雀山汉墓简牍均为西汉前期手书,是较早的写本。对于研究中国历史、哲学、古代兵法、历法、古文字学、简册制度、古籍校勘和书法艺术等,都提供了可贵的资料。
        1975年,“银雀山汉简整理小组”编纂出版了大字线装本《银雀山汉墓竹简[壹]》,同年出版《孙膑兵法》平装本;1976年出版《孙子兵法》平装本;1985年出版《银雀山汉墓竹简[壹]》精装本,2010年出版《银雀山汉墓竹简[贰]》精装本。1974至1985年间,整理小组陆续在《文物》杂志发表《银雀山汉墓出土〈孙子兵法〉残简释文》《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孙膑兵法〉释文》《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王兵〉篇释文》《银雀山简本〈尉缭子〉释文(附校注)》《银雀山竹书〈守法〉、〈守令〉等十三篇》等5篇论文。另外,吴九龙、毕保启1974年在《文物》杂志发表《山东临沂西汉墓发现<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等竹简的简报》,参与早期整理的罗福颐1974年发表《临沂汉简概述》,1985年发表《临沂汉简分类考释序》《临沂汉简所见古籍概略》《临沂汉简通假字表》《读<临沂出土汉初古历初探>质疑》等5篇文章。吴九龙1985年出版《银雀山汉简释文》一书。这些论著为学界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和参考。
        银雀山汉墓简牍写于公元前140~前118年(西汉文景时期至武帝初期),其内容包括四类书:一类是兵书,一类是论政论兵之书,一类是阴阳数术方技书,一类是其他古书。在这些文字资料中,一部分为佚书或首次发现的古籍:1.《孙膑兵法》(《齐孙子》)十六篇;2.《孙子兵法》(《吴孙子》)佚篇五篇;3.汉武帝《元光元年视日》;4.《地典》;5.唐勒、宋玉论驭赋;6.《守法守令》等十三篇;7.论政和论兵类五十篇;8.有关阴阳、时令、占候之书十二篇;9.相狗、作酱法等杂书。一部分为现在还有传本的古籍:1.《孙子兵法》十三篇;2.《尉缭子》五篇;3.《六韬》十四篇;4.《晏子》十六篇等。银雀山汉墓简牍均为西汉前期手书,是较早的写本。对于研究中国历史、哲学、古代兵法、历法、古文字学、简册制度、古籍校勘和书法艺术等,都提供了可贵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