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兽面纹玉圭
兽面纹玉圭
        玉圭自龙山文化兴起,是中国传统礼仪玉器中的一个从未间断过的、重要的列系,直到封建社会晚期,玉圭仍然是象征地位和权威的宝玉。
        兽面纹玉圭属龙山文化时期遗物。玉圭上多圈的圆转线条所构成的双眼最为醒目,在良渚文化中具有这种纹饰的礼用玉器很多,这种似人似兽的图像是良渚人崇拜的“神徽”;良渚文化与龙山文化所处时代大致相同,所在地区毗邻,文化交流较为密切,推断这件兽面纹玉圭上所刻画的纹饰也许为某个部族的族徽。刻有类似风格纹样的玉器与玉饰,之前早有发现而且数量可观,但都是传世品,只有这一件确知出土地点,是甄别传世龙山文化兽面纹玉器的标准器。
        这件玉圭是在50年代山东日照两城镇一所小学开辟操场时,由工程废土中发现的;于1963年征集。
        玉圭呈窄长梯形,高18厘米,最宽处4.9厘米,最厚处0.85厘米,其玉质坚硬,色青泛黄,通体磨光,出土时已断为两截,由于埋藏在不同的地层,因此两截呈现不同的沁色。上段深沁为不透明的乳白色,下段局部有乳白色、褐赭色斑。玉圭较窄的一端较厚,应属柄部;较宽的一端有斜刃,刃一面宽一面窄。柄端正反两面以连续细阴线雕琢出似兽似人的面纹。正面的面纹为大圈眼,阔口露齿,头顶正中为“介”字冠,两边是对称向上竖起的尾端上卷的似屋顶飞檐般的装饰;反面则为小圈眼、无口、戴冠。整件器物玉质纯净,磨制精细,纹饰如行云流水,堪称早期玉雕杰作。
        这件玉圭形制与清代吴大澂《古玉图考》记载的“镇圭”相近,为扁平长条,下窄上宽,下端平。不同的是此圭下端没有通常玉圭所见的穿孔,而且此玉圭上端为斜刃,并非我们通常所见的逐渐削薄的刃。因为具有了这两个不同于其它玉圭的特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一直认为这件器物是一种类似于生产工具“锛”的器物,有些论著称其为“兽面纹玉锛”。锛是新石器时代流行的一种工具,与斧有类似的功能,刃口向下,用以砍砸,有时也做武器用,石质锛较为常见。这件器物用名贵青玉琢成,也无使用痕迹,且刻有神秘的兽面纹图案,所以应是一件礼器,称之为“圭”较为合适。
        (1) 龙山文化玉圭的特点  (2) 成语解释:奉为圭皋;彝鼎圭璋
        (1)玉圭最早出现于新时期时代的龙山文化。这一时期的玉圭造型共性是:上端是齐平的,顶缘有刃,无磨损痕迹,下部有孔,孔的上下有阳线雕横向平行线,并有阳线雕或阴线刻人面纹、兽面纹、鸟纹。
        (2)成语
        奉为圭皋:出自清代钱泳《履园丛话》:“三公者;余俱尝亲炙;奉为圭臬;何敢妄生议论。”圭:测日影的仪器。臬:圭上南北两端的标杆。圭臬:比喻标准或法则。意为尊崇信奉某些人、事物或言论,并且作为必须遵守的准则。
        彝鼎圭璋:比喻典雅出众。出自清代文康《儿女英雄传》第三十六回:“……到了那个探花,说甚么潘安般貌,子建般才,只他那气宇轩昂之中不露一些纨绔,温文儒雅之内不粘一点寒酸。真真是彝鼎圭璋,熙朝人瑞。”彝鼎:泛指古代祭祀用的鼎、尊、罍等礼器。圭璋:古代礼玉。上尖下方曰圭,半圭曰璋。
        玉圭是中国古代一种板形玉器。玉圭由斧演变而来,在当时,人们认为“上”与“天”相联系,圭的刃口由斧的向下变为向上,表达挺拔和向上的力度及人们对这些生产工具体现实用价值的关键性部位(刃口)的崇尚,借以象征权势者的权力。一般玉圭下端齐平,区别主要在上端,有的呈圆弧形,有的内凹呈弧形,有的呈三角形。玉圭上端较下端稍宽或明显加宽,上端有刃,或厚刃或薄刃,有圆角明显。有的下部有孔,有的则无;有的琢饰纹饰,有的光素。玉璋和玉圭相似,呈扁平长方体状,一端斜刃(也有叉形刃),另一端有穿孔。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半圭为璋。”
        圭、璧、琮、璋、璜、琥合称“六器”,主要用于朝觐、祭祀、聘用、馈赠等礼仪活动。在朝觐等大典时,从天子以下,至公、侯、伯都要执圭,但是不同的等级,执圭的品种、尺寸不同。据《考工记·玉人》记载:“玉人之事,镇圭尺有二寸,天子守之;命圭九寸,谓之桓圭,公以守之;命圭七寸,谓之信圭,侯守之;命圭七寸,谓之躬圭,伯守之。”同书中记载有“以四圭祭天,以土圭致日,祭土地,以裸圭祀庙,以琰圭除慝,以易行和”,“天子服大圭”,“天子以谷圭聘女”,“琬圭以象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