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鲁故城大玉璧
鲁故城大玉璧
        我国是一个崇玉、尚玉的民族,玉文化源远流长,玉璧是最具有代表性的玉器种类之一。战国时期玉璧进入发展鼎盛期,鲁故城大玉璧无论是从玉璧的体量上来讲,还是从制作工艺以及玉料的选取,都代表了同期出土的战国玉璧当时最高的工艺制造水平。
        1977年出土于曲阜鲁国故城乙组52号墓。52号墓是一椁两层棺的大型墓,出土玉璧共计十八枚,棺内死者身上从头至足放一层玉璧(九枚),身下垫一层玉璧(八枚),另一枚在椁室。在腹部上下均有2件硕大的玉璧,其中最大的一件,位于墓主身下,就是这枚大玉璧。外径32.8厘米、孔径11.6厘米,厚度0.6厘米-0.7厘米。
玉料呈青碧色,玉质晶莹温润,半透明,呈油脂光泽。玉璧肉部内、外缘各有一周廓,肉两面纹饰相同,以两组微凸起的绹索纹分隔成内、中、外三层纹饰。内、外两层为阴线刻纹,中间以斜向交叉排列的蒲纹为地,其间浅浮雕饰排列均匀的谷纹;内层为合首双身龙纹,其间以三道绹索纹相隔成三组;外层为五组合首双身龙纹,每组龙尾两两相交,纹饰布局紧密匀称,繁缛精美,线条流畅,工艺纯熟,颇具战国晚期玉璧纹饰的典型特点,属战国玉璧中的精品,且是战国玉璧中形制最大的一件。
        (1)为研究战国玉璧提供了实物资料   (2)成语解释:完璧归赵;珠联璧合
        (1)春秋末期战国早期,随着铁器的出现,大量开采、切割、加工玉器成为可能,玉璧的种类和数量跳跃式发展,成为玉璧发展最鼎盛的时期,历史上关于玉璧的记载多出现于这个时期。
        山东省曲阜市鲁故城M52号墓中与鲁故城大玉璧一同出土的这批玉璧,器形规整,玉质优良、莹润而有光泽,饰纹紧凑匀称,基本涵盖了战国时期几种较为流行的玉璧,根据其纹饰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第一类:器形较大,纹饰繁缛精美,肉上纹饰分为内、中、外三区,内外两区饰合首双身龙纹,内区纹饰三组,有隔栏。中间饰谷纹。以弦纹相隔。鲁故城大玉璧就属于这一类。具有三区纹饰的玉璧除了52号墓中出土以外,还在西汉前期的墓中有所发现。
        第二类:器形较小,肉上纹饰分内、外两区,外区饰四组对称的双尾龙纹,内区饰谷纹,两区纹饰之间以弦纹、素栏相隔。
        第三类:器形大小不一,肉部两面饰纹相同,在蒲格纹地上以浅浮雕琢制出排列整齐的谷纹,大部分由青玉制成,个别由碧玉、白玉等制成。
(2)成语
        完璧归赵:出自《史记》。完:完整无缺;璧:古代一种扁圆形的、中间有孔的玉器;赵:赵国。战国时,赵王得到了一块名贵宝玉“和氏璧”,秦国觊觎此璧,假以15座城池交换。赵国也深知秦国的歹意,但惧怕强秦,不敢拒绝,乃派机智勇敢、足智多谋的蔺相如出使秦国,终将和氏璧完好地自秦国送回赵国都城,得以“完璧归赵”。后来比喻把原物完整无缺地归还本人。
        珠联璧合:出自东汉班固《汉书·律历志上》:“日月如合璧,五星如连珠。” 珍珠联成串;美玉合成双。比喻美好的事物、人才聚合在一起。
        玉璧是一种中央有穿孔的扁平状的宽边窄孔的圆形玉器。《说文》:“璧,瑞玉,圜也。”段玉裁注:“璧,圆,象天”。《尔雅·释器》:“肉倍好,谓之璧;好倍肉,谓之瑗;肉好若一,谓之环。”就是玉质部分大于孔径,称为璧;玉质部分小于孔径,称为瑗;二者相等,称为环。关于璧的渊源,一种观点认为璧源于环,首先是一种装饰品;另一种认为源于人们对日月神崇拜的宇宙观而演绎形成。璧主要有以下几种社会功能和作用:
        1、礼器。玉璧是古代统治者祭天的礼器,在古人的观念中,天圆地方,而璧圆象天,因而用璧来祭天。《周礼·春官·大宗伯》载“以玉做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
        2、敛葬。战国时期,玉璧大量出现,主要出土于墓葬之中。《周礼·春官·典瑞》:“疏璧琮以敛尸……璧在背,琮在腹,盖取象方明神之也,疏琮璧者,通于天地。”古人认为玉有不朽之能,“金玉在九窍,则死人为之不朽”,用璧敛葬,以通天地,希望死后能够升天,中间的孔被认为是供死者灵魂出土的通道。鲁故城大玉璧即为敛葬玉璧。
        3、朝贺。汉代诸侯王、列侯每年元旦朝贺,都执玉璧。《后汉书·礼仪志》记载:“每岁首正月,为大朝受贺。其仪:夜漏未尽七刻,钟鸣,受贺。及贄,公、侯璧。”
        4、馈赠。皇帝纳聘皇后用谷璧;玉璧也在社交活动中作为礼品相赠以示友好。
        5、装饰。武帝兴造华丽的“甲乙之帐”,饰以“随珠、和璧”。还有体积较小、用于佩带的玉璧,称系璧。